我们都在寻找方鸿渐
2019-09-24 08:47:31
  • 0
  • 0
  • 2

来源:电影冷宫-头条号

年轻时曾有过一个不成熟的想法,如果钱钟书先生能生出一个分身去拍电影的话,中国是否早就拥有自己的伍迪·艾伦呢?

之所以产生这个想法,是因为在伍迪·艾伦的《安妮·霍尔》里看到了一连串针对知识分子的冷嘲热讽,和《围城》里面的各种辛辣言辞似乎有着某种共通性。

随着年龄增长,在看电视剧《围城》的时候,忽然发现,虽然我自己不是知识分子,但也被那些台词怼得体无完肤。原来钱先生写的不光是知识分子,而是世间百态。

电视剧每集的片头都会以字幕加旁白的方式,说出着名的“围城理论”:围在城里的人想逃出来,城外的人想冲进去,对婚姻也罢,职业也罢,人生的愿望大都如此。

这里提到的婚姻和职业,也是片中围绕方鸿渐这个人物展开的两个最主要的故事方向。不管是知识分子还是其他人群,感情生活和社会活动其实也是多数人一生的必经之路。

先说说感情生活,剧中方鸿渐遇到的四位女人,鲍小姐代表性伴侣,苏文纨代表知己,唐晓芙代表情人,孙柔嘉代表妻子。

一般人们都希望妻子或者丈夫是一个终点,是集前三者于一身的长久伴侣。

一旦不具备这种“三位一体”的条件,他们就会发现妻子(丈夫)只是一个起点,越过起跑线后,他们会加速,想要冲出城外。

当代日本社会中,这种寻求不同的人,满足不同层面的、或生理或精神的需求的现象越来越凸显。

苏文纨在方鸿渐心中,更像是一位知性、有共同话题的朋友,也许反过来,在苏文纨心中,方鸿渐反而是那种“三位一体”的契合人选。

单方面的契合已经非常困难,要追求双向的契合,则是难于上青天。对方鸿渐来说,苏文纨身上恐怕也有唐晓芙没有的东西,而方鸿渐对“外交家”唐晓芙来说是否最佳人选也未可知。

方鸿渐此人,胸无大志,懦弱怕事,但妙语连珠,比如用“狗叼肉骨头”比喻男人追求爱情,以及“把政治交给女人”的论述,实在风趣十足。

四位女人中,只有苏文纨和唐晓芙会被他的口才吸引。另外两位,鲍小姐因为他的尖酸而离他远去,孙柔嘉在成为方太太后又会因为他的刻薄而大动干戈。

或许是苏唐二位,已经拥有或即将拥有不俗的社会地位,因此才对方鸿渐没有这方面的期许。但孙柔嘉却有所不同。

孙柔嘉与方鸿渐结婚之后,两人就从一种私人关系,变成一种社会关系。衣食住行,都会牵扯到两个家庭的成员,还有各自工作圈里的人士。

方鸿渐在社会活动中的失语,也成了他与孙柔嘉破裂的一大原因。以方鸿渐的性格,不单单在感情生活上半推半就,在社会活动中,也是处于比较被动的位置。

留学的资金,以及回国后银行的职位是依靠挂名岳父的扶持,去三闾大学和华美报社工作又是通过赵辛楣的疏通。大概只有假学历是他凭自己的“本事”拿到的。

方鸿渐爱慕虚荣,可内心的道德觉悟又很高,经常踩一下泥,又洗一下脚。

但是这样的后果,就像他在三闾大学里发现韩学愈买文凭一事时的旁白(也是小说原文)一样:老实人吃的亏,骗子被揭破的耻辱这两种相反的痛苦,一箭双雕地兼备在了方鸿渐身上。

许多人说,为什么大家都不讨厌方鸿渐?因为每个人都是方鸿渐,所以恨不起来。

在我看来,意识到自己是方鸿渐的人,恨自然是要恨的,怜也是必须要怜的。

我们花费精力去看文艺作品,无非是想找到一个即是自己,又不是自己的对象,可以毫不留情地恨,也可以毫无保留地怜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